校报校刊
首页 > 校报校刊 > 桂苑文学社
黄昏海色
日期:2010-05-07
  回乡几天,觉得自己总在陌生中悱恻着。心里缠绕着迷茫的感觉。便喜欢独自一人坐在高处吹风――仿佛只有那风能透彻我的心情,是永恒不变的熟悉。我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,忽然从记忆中浮现起朝思暮想的海,于是待到了炽热的太阳西下,淅沥的小雨停了时,便抽身向着海的方向走去。   去海边的路是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沙路,我享受着我脚下的节奏,静静地倾听着脚下的沙磨擦时所发出的声响。也许不能逃脱,我便化身为影沉醉在我的世界中。但风景却从不悭吝它瞬间的美,路两旁是稀疏的小树,琳琅地堆满了我的视线。小树的黄昏,树叶也在演绎着它们的美丽――片片树叶从树的某处坠落,划破空气的温柔,安详落在地上,溅起了一片尘埃。每个细微的生命的感动,总能触动起神经,使你不得不去谧思。而在小村中总不缺乏这种感动,直到海的气息迎面扑来,我就知道离海不远了。   海的身影惊悚地闯入了我的眼帘,而我压抑着心里的遐思。海可以说是我对故乡的第一印象了。它是我的心结,总缠绕在我的梦中,用一种强大的力量束缚着我的心。但是我现在就像是一个梦想破灭的小孩一样失落着,为寻找一份自己真挚的回忆。但我不能回忆,因为海的感觉一直都栖息在我的灵魂里。   我便脱下鞋子,卷起裤脚,走向好像无边的海滩上了。我只想找回童年的感觉,我的太多快乐遗留在这里了,也有太多的伤痕被埋没在岁月的风霜中。现在,我在沙滩上留下自己浅浅的足迹,但回头却在繁杂中无法辨认了。于是,我小心翼翼走着,不想打扰不属于我的回忆。   好像唯有那被不断冲刷的地方没有繁杂的一切。但我错了,当我赤着脚感受着海的体温时,我突然发现,我脚下簇拥的沙子悄悄流走了,伴随着回流的海水,贮藏海底下,留下的只有两个浅浅的印迹。而它们,又在下一次洗礼中失踪了。――原来,这里可以属于每个人,也可以不属于任何一个人。但大海是宽容的,它用着它的深度沉积着我们的梦。而梦是不规则的,梦的地方是明的也是暗的。   影,突然却不见,怎么了?不知道,也不清楚。是小了,远离,淹没了,还是走了,碎了,消失了?这似乎不重要了,我并没有悲恸,只是感慨自己曾经的依赖和软弱依随着它没了,这就是重生吧?   远处的海面迷雾重重,罩住了玉石似的山坳。涓涓的海面平静得泛起层层涟漪。风也不再顽皮了,只是附和着这优美的奏曲。海鸟典雅掠过,飞向海际。心中弥漫着淡淡的喜悦,在眺望中又回思起了。   落日迅速与地平线相拥,海水湮没太阳的残辉,溶解了每一份光芒,撒在这浩渺海际中间,便成了一泻千里。海水吞没着原属天空的一切,但它不惊羡于天空的耀眼。每一份余辉闪烁着,带着每一个节奏,每一簇颜色,宛然海里的星星。星星飘落下,就在美丽中黯然褪下色了――虽曾留恋黄昏,但却不希望黄昏永不落幕,一直到海天一色。   大海从不羡慕天空的美丽,它自己有自己的神韵。   远处朦朦胧胧的山坳吞噬最后一寸光芒时,我的心随之定格。原来我总在忧愁中徘徊着,原来我总把自己禁锢着,固执地禁止自己去容纳现在――至少现在也会是回忆。   忽然想起自己写过的一段话:   我虔诚地跪倒在黑暗中   伸手遮挡耀眼的星辉   在等待中沉沦……   违忤着自己   终究失去了最爱的方向。   ――而我,就像从来就开始迷失一样,只是现在醒来罢了。